「第一個不可思議─關鍵就在於那個裝有紅色液體的調味罐!那個應該是柯南─你所放置的。」
「調味罐?可是那是柯南上樓後才發現的啊!」貝兒提出疑問。
「而且紅色液滴滴落下來的時候,柯南他一直跟我們在一起啊!他並沒有時間到二樓放置調味罐。」煦淵補充。
「如果一開始就在二樓的樓梯間呢?」
「但就算調味罐的開口是開著的,除非一開始就是倒著的,那才能讓液滴滴落下來。
但....在依竹妳發現液滴滴落之前,這樓梯間完全沒有液滴滴落的現象吧!」
跟我要好的煦淵為我辯解,真是深受感動。
「沒錯!但這就是柯南他所安排的不在場證明!」
「那麼,妳說我是怎麼準備的呢?大偵探!」我語帶諷刺的問依竹。
「手機!」
「?!」
「請大家回想一下,在最初走向這第一不可思議的時候,柯南不是玩弄著手機,並說收不到訊號嗎?
再加上在我看到液滴之前,酷蓋不是說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?
對,那就是手法─利用手機的振動功能,讓原本站立著的調味罐倒了下來,罐中的液滴從樓梯間滴落下來!」
「所以說我聽到的是...」
「我想大概就是手機的振動聲吧!總之,過程大概是這樣:
柯南大概前一天就來到這房子,沿著這不可思議的樓梯上到二樓的樓梯間,
將事先準備好,裝滿紅色液體的調味罐穩穩地放在樓梯間的地板上,
在罐子的旁邊放上一隻手機─我想是另外準備的─並讓手機以站立方式靠在罐子上,就準備就緒了。
接著,第二天來到這邊的時候,只要算準時機,假裝說手邊的手機收不到訊號而玩弄手機,
偷偷地撥打到二樓的手機,二樓手機接收到來電而振動,罐子自然倒下,一切就完成了!」
完全被命中了!不過我對於第二隻手機的藏匿位置很有自信。
「依竹,照妳這麼說,那第二隻手機呢?跟我一起上去煦淵、貝兒當初可是幾乎搜尋了整個二樓,
可都沒看到喔?對吧?兩位!」
「ㄜ...是啊!我是沒看到!」
「.........嗯...是啊!我搜尋的時候是沒有看到類似手機的東西。」喣淵想了一下才回答。

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,

依竹停頓了一下,繼續的說下去。
「這個調味罐是柯南在上樓的時候發現的對吧!貝兒、還有喣淵?」
「是啊!那時候柯南走在我們前面突然就衝上去了!」
「果然沒錯!柯南,你就是利用這個機會,把手機給收起來了!
各位還記得嗎?當時在討論該怎麼做的時候,柯南是極力主張不上樓的,這是因為樓上有他所佈置的"道具"。
但後來社長大人的決定出來以後,最先要上樓的也是柯南!
因為他如果不跑第一的話,恐怕其他人就會先發現了吧─他所佈置的道具!」
「別鬧了!我問妳手機呢?我犯案的證據在哪?」
「你應該是先把手機藏在身上,並隨時查看有沒有獨處的機會,好趁機處理掉!
但很可惜的,從那以後你並沒有獨處的機會。唯一的機會就在第二不可思議的廁所哩,你藉口上廁所的時機。」
「那妳現在去找吧!找找有沒有手機!」
「我剛才下去看過了,並沒有。」
「哈!我就說不是我吧!」
「不,沒有手機是當然的!」
「為什麼呢?」金名問。
「因為柯南他還得演出一場戲─破解第二不可思議的戲。對,你還需要帶一群人重新回到這廁所。
我想他可能考量到這一點,所以並不把手機蔵在廁所哩!」
「所以手機呢?沒有手機你所說的一切只是推測罷了!」
「這個的話我想應該是在....」
「應該在你夾克左邊的內袋裡吧!」
令人意外的,是喣淵補上了回答。
「我那時候覺得你外套的形狀好像有些不一樣,我本來以為是我的錯覺而已,沒想到...」

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

「嗯...」我思考著該怎麼反擊...
「好吧!我身上是有兩隻手機沒錯...」
我從左邊的內袋裡拿出那隻手機..雖然這樣有點賭博...不過只能一拼了...
「不過...我本來就帶著兩隻手機...這樣也不可以嗎?」
「但是....柯南你的外套形狀不一樣啊!在上樓前跟上樓之後..」
「唉唷!喣淵,那只是你的錯覺而已!我ㄧ開始就帶著兩隻手機啦!」
「那為什麼你要帶兩隻一模一樣的手機呢?可以解釋嗎?」依竹還沒放棄。
「一支是我家人聯絡我用的,一支是朋友打給我用的。至於外型我就是喜歡這一支,就是這樣!」
「那麼,可以把從左邊內袋拿出來的手機借我一下嗎?」
「為...為什麼我要借妳?喣淵,你做什麼?!喂!」沒想到喣淵居然從我手上把手機搶了過去,並準備撥打..
「你原本攜帶的手機─從外套右邊內袋拿出來的那一支,通話紀錄恐怕已經被你刪除了,
但是第二支...從你的前面的態度看起來..,你對於藏匿的地點很有自信...所以紀錄還沒刪除才對!
也就是說...查詢上一則對話紀錄...並回撥的話...」
「~~嘟督嘟督嘟督大大大~~」
我手上的那支手機─從外套右邊內袋拿出來的那一支─鈴聲響起,同時也宣告了我的敗北....
「可以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嗎?柯南,為什麼你要撥打電話給自己呢?」
依竹口氣和緩的提問著,大概她也看出我沒辦法了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