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:
       其實這跟之前發的是同一篇,只是稍微修改了一些文字,本來是想把前一篇砍掉,後來覺得留著比較有趣。這大概是我大一的國文作業,老師出的題目是一個愛情故事─真實或幻想的都可以。想當然爾,我這當然是幻想的啊orz....靈感來源是某則新聞,就好像真的有女孩在街頭賣藝傳出國進修旅費的樣子,當然啦,後面就是完全是我的想像力啦。後來老師給的評論好像是:"你是不是期待幻想成真的那一天"之類的....orz。這篇小品當時自以為寫得還不錯,現在看來有些句子還蠻不通順的....就做了小修改....至於你問我為什麼今天發文?嘿嘿嘿....去問明天吧!廢話好像太多了....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「什麼情人節嘛!」2月14日─單身的人們最痛恨的日子,都是日本的巧克力商人所弄出來的花招而已啦!我獨自一個人走在西門町人來人往的街上,到處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,一個人的我顯得格外的醒目,也許我害怕孤單,所以才會嫉妒一對對的情侶。突然地,一陣小提琴聲傳來,我望向樂聲的來源,演奏者是一個女孩,悠揚的琴聲不禁使我深深著迷,我停下腳步,靜靜的聆聽著她的演奏,我們倆沒有交談,只是讓美妙的小提琴聲深植入我心底,直到琴聲停止的那一刻~~
「妳演奏的真好。」
「沒..沒有啦!那個....」
她似乎想對我說些什麼,而我這才注意到她裝小提琴的琴箱裡有幾個零錢跟百元鈔票,她應該是在街頭賣藝的女孩,我從口袋裡掏出百元紙鈔給她。
「謝謝!」
「為什麼妳要在這表演呢?」
「我...」
「?」
「我從小就很喜歡小提琴,一直很渴望希望到國外進修....」女孩很喜悅的說,眼裡閃爍著迷人的光芒。
「但是家裡經濟並不許可,我只好靠這樣來賺學費。」女孩用有點無奈的但又充滿希望的笑容來回答我的疑問。
「原來是這樣啊....」
「嗯...」
「我明天還會再來,可以嗎?」
「謝謝你....」女孩微笑著,她笑起來就像天使般,
對我而言,她是個讓人印象深刻、喜愛的一位天使。
─然而,我從這次以後就再也沒見過她。─

見不著她,實在很令我擔心,我開始向附近的其他人詢問起她的蹤跡:
「不知道耶..」「我不大清楚耶...」
得到的幾乎都是相同的答案,但最後終於還是讓我打聽到了,
那是個和她差不多年齡的女孩,和她在一樣在附近做街頭藝人似的工作。
「喔!你是說飄零嗎?那個拉小提琴的女孩?」
「對對..我就是說她,妳知道她最近怎麼了嗎?」
「她應該又住院了!」
「"又"住院?!怎麼會呢?這是怎麼回事?」
「飄零她似乎從小身體就不太好,經常往醫院跑,也因此沒有太多的朋友....
我也是最近才認識她,很同情她,常去看她,所以也因此成為還不錯的朋友...」
「請問妳知道她住院的地方嗎?」
「你要去看她嗎?」
「是的!」
「喔~~你是...」
「嗯...我只是個在路上受她琴聲吸引的路人...但..她在街頭賣藝的原因...讓我感覺她是個很努力追求夢想的女孩..」
「呵呵!」
「怎麼了嗎?」
「不,沒什麼!只是認識她這麼久,你還是第一個會這樣關心她的"路人"呢!或許你們兩個能成為...」
「我只是..」我拼了命的想解釋些什麼。
「哈!我是說笑的!我當然希望飄零能多認識一些朋友,這樣她就不會那麼孤獨了呀!」
「飄零?」
「嗯!就是那個女孩的名字啊!我跟你說吧!她在...」她告訴我名為"飄零"的女孩所在的醫院。
 
「請問飄零小姐在幾號病房?」
「請問你是?」
「嗯...我是她朋友!」我總不能說我是路人吧!
「請你登記一下吧!她在二○三號房!」
「謝謝!」
到病房前我猶豫的想了一下,一個陌生人的突然到訪,而且還只見過一次面?她會怎麼想呢?她會記得我嗎?
一堆的問題浮上我心頭....
「反正先進去再說吧!」我拋開雜亂的思緒,敲了敲門。
「叩叩(敲門聲)」
「請進!」在徵得同意下,我慢慢地走入病房內。
「妳好!」
「啊!你是那天那個.....」她果然很驚訝。
「你怎麼...知道....我在這兒啊?」
「我問的啊^^因為那天之後,好幾天都沒看到妳,有點擔心....」
「謝...謝謝...!」她很害羞....臉頰泛紅....
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....空氣突然凝結起來....
「...沒想到..妳還記得我...」我主動打破沉默。
「因為...那天你說隔天會再來...而我卻...」她的樣子...看起來很哀傷。
「我....我從小身體就不好,朋友也不多,會這樣關心我的,你是第一個...」
「其實..我也不知道為什麼....很想看看妳....」
「謝..謝謝你!」她強打起精神的回答著我。
也許因為兩個人太過陌生,兩人的對話又陷入一陣沉默。
「....我今年生日....大概又....得在醫院過了...」她主動開口。
「妳生日是哪天?」
「後天,我幾乎每年都在醫院過的...」她的表情有些許哀傷但又很無奈。
「...妳...相信我,願意...冒個險嗎?」
「什麼...意思呢?」
「後天下午三點,我在門口等妳,我帶妳到一個沒有人的好地方.....」
她很驚訝,這是當然的,突然有個陌生人想帶她到"沒有人的好地方"....
「......我會送妳生日的禮物.......bye....」
「名字...」
「?」
「你的..名字?」
「逸世!」我對她笑笑。
「逸世?」
「bye了!」
她會信任我嗎?她會來嗎?不論怎樣,我都會等,到她生日結束─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為止...

那天很快就到了,早上飄落著細小的雨滴,這天氣讓我有點擔心,還好老天很賞臉,過沒多久,天氣就放晴了,我很誠心的感謝老天爺。很快的下午三點就到,我在門口等著,時而望向醫院的門口,沒看見她的身影,我很失望,不過我仍然繼續地等下去..
十分鐘....
二十分鐘.....
半小時.....
四十分鐘....
我都快睡著了.......
「逸..逸世~~」是她的聲音。
「?」我清醒了一點。
「抱..抱歉,我來晚了,護士待在我房裡太久了,所以我才會..才會這麼晚..到!」
她就在我面前差點就倒了下來,我及時扶著她。
「妳還好吧!真的可以嗎?」我很害怕,我這樣做會不會害了她。
「不,沒關係,因為這可是你的好意─我第一次這麼的相信別人....」
她真的很信任我,現在我反而害怕會讓她失望。
「來,站得起來嗎?」
「可以....謝謝!」她似乎很勉強的站了起來,
「要去什麼地方呢?」
「先戴上這眼罩吧!」
「眼罩?」
「就先戴上去吧!我要帶妳到...一個『只有我知道的好地方』...」
「你...我不能知道嗎?」她有點疑惑問著。
「嗯...暫時不行!」我語帶神秘的說著,暫時不要讓她知道比較好,因為我想給妳一個驚喜啊!
「...」她的眼中仍然存在著疑惑,也許這麼做太過火了,畢竟我們才認識沒多久。
「嗯....如果妳...」我在考慮是不是還是不要請她戴上眼罩比較好。
「好吧!」
「耶?」
「我相信你....因為...你是第一個...會這樣關心我的陌生人...」她臉上帶著淺淺迷人的笑容,看起來真的是一個很寂寞的女孩,最重要的是─她真的很相信我!
她戴上眼罩,我牽著她的手,帶她坐入我的車─我絕對,絕對不會令妳失望的,我在心中暗自說著!

到達那邊,已經將近五點了....
「到了喔!來,牽著我的手....要下車了,小心一點喔...」我牽著她,她慢慢的走下車,
「把眼罩拿下來吧!」
她小心翼翼地把眼罩拿了下來,「哇~~~」
那是一個綠意盎然的地方,這是有次迷路的時候,我偶然間發現的一個寧靜、漂亮、滿山綠意的地方,人煙稀少,只聽得到自然,鳥叫、蟬鳴充斥於耳間,從此,這是我的『秘密基地』!
「這裡就是我跟妳說的『好地方』,每次當我有煩惱、麻煩問題的時候,就會到這裡來看看,接受自然的薰陶,很快的,那些煩惱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~~感覺怎麼樣都無所謂了..」
「嗚....」她啜泣著,這讓我有點措手不及,我做錯什麼了嗎?
「不....我只是很高興、很感動...」
「這裡是個好地方,對吧?這裡是我的『秘密基地』!知道這個『秘密』的,妳是第一個唷!」
「嗯!謝謝你!」看到她臉上滿足的笑容,我就覺得這一切都值得了!
我們靜靜的享受那自然的薰陶,沒有什麼事比這更棒了。
我們之間沒有交談,卻有著相同的感受,我轉頭看看她,她閉著眼,享受著眼前這一切,傾聽著大地給我們的聲調。她微微地睜開眼睛,兩人的視線很自然地對上,她羞澀地對我報以一個小小的微笑,那笑容真是甜美,令人心中感到溫暖,我沒多說什麼,只是也對她回報一個微笑─這是我此刻最真實的心情。

天色漸漸暗了下來,夕陽灑落在我倆的身上,
「我們去吃飯吧!」
「嗯嗯(搖頭狀),人家的禮物呢?」她也有這樣的撒嬌的時候。
「晚上才能給,走啦!我們去吃飯^^」
「喔....」她就像個小孩子要不到糖吃一樣,嘟著嘴、很失望的回答我。
我帶她到我所熟識的餐廳去,她還是嘟著嘴,真覺得她真像個小孩子一樣,當然,是很淘氣可愛的那一種。
「妳..為什麼這麼相信我呀?」我想辦法轉移話題。
「?」她好像被我這個問題嚇到了,閉上眼睛,像在努力回想什麼,然後慢慢地回答我的提問。
「其實....我自己也都不太知道為什麼,第一次見到你─就覺得..就覺得...有種很熟悉的感覺.....,而且你...是這麼認真的聽著我的演奏...甚至當我住院而沒前去的時候,你還很關心我在哪兒....這樣關心我的陌生人,你還是第一個!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吧....
那.....你呢?」
「?」
「為什麼....這麼....關心我?我是這麼的....不起眼....」
她突然回問我這問題,這下換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了....
「這個嘛.....,我的答案跟妳一樣啊!」
「耶?」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我聳肩搖搖頭。
「但我也和妳一樣,一看到妳...就有種很熟悉的感覺...而且妳演奏的琴聲是那樣地迷人、溫暖。
聽到妳是為了妳的夢想而努力著,讓我更加...更加的...對妳..」
我望著她,她沒有再說什麼,只是羞澀的微笑著,雙頰泛紅。

吃完飯後,窗外已經是夜暮低垂,明月高掛了,
不曉得今天是不是農曆十五,月亮看來很近很圓,特別的明亮,當然啦,還是比不上室內的燈光。
「好了,差不多也該給妳禮物了,走吧!走吧─」
「.嗯..嗯!...」她看著我,像是突然領悟到什麼似的用力點頭,我帶她走向櫃台,這餐廳的老闆是我過去的好友。他看我帶她準備離開,叫住了我,把我拉到一旁。我請她稍微等我一下,跟老闆說了幾句。
「你要帶她去?」老闆問我。
「"那邊"啊!!那裡....是個送"禮物"的好地方^^」
「喔喔!那我大概猜得出來,你要送她的東西了,哈!
那邊...大概只有我跟你知道吧!...快去吧!別讓女孩子等太久!」
「好啦,先拜了!我在幫你介紹客人來吧!」
「那就先謝啦!真難得看到你這麼高興呀!逸世....」我回頭跟老闆吐了個舌頭,轉身帶著她離開了餐廳。
到了餐廳門口,我停下腳步,回頭跟她說:
「對不起,又要請妳把眼睛閉起來了!閉上眼,慢慢地跟著我走....不能偷看喔!」
「嗯!好...」這次她很快的就答應了我。

我帶她來的這個地方─是只有我和老闆才知道的地方...
「好,現在慢慢的、輕輕的把眼睛睜開來....
妳就會看到....我要送妳的東西....」她慢慢的把眼睛睜開。
「!」她驚訝的說不出話─那是只有我和老闆才知道的....我曾看過的夜景中,視野最廣、最清楚,也是最美、最漂亮的地方,
「這幅萬家燈火、美麗夜空的景象─送給妳!」
她轉身過來,突然地抱住了我,
「謝謝你....」她留下眼淚的說。
「傻瓜....」我沒多說什麼,只是感覺有點不好意思。
「我的禮物還喜歡嗎?」我低頭問她。
「嗯!這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了.....」我笑笑的靜靜看著她,安撫著她的頭髮,她臉上露出的笑容,是最開懷、最真實、最滿足的笑容,我覺得...這才是她應該要有的,真正的樣子.....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送到她回到了醫院的門口,
「明天我可以來看妳嗎?」
「我很希望你來看我─如果我沒被罵的話。」
「抱歉!害妳會被罵...」畢竟是我擅自決定帶她出來的,如果真的害她被罵的話..
「開玩笑的啦!」她真的是個小淘氣。
「我今天玩得很開心。這是..這是我過過最棒的一次生日了...」
她和下午完全不同了,顯得活力十足,
「嗯...妳曾經問我,為什麼我會這麼關心妳對吧?」
「嗯?」
「我想...嗯...也許...對我而言.....妳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..
讓我不禁的...想關心妳...想看到妳最滿足的笑容...想...和妳分享所有我所經歷的美好事物...」
「...把眼睛閉起來....」
「耶?」換成她請我閉眼睛啦?!
「閉起來嘛~」我照她的話做了。
「啾!」我的左臉頰,感覺到她輕柔地親吻了一下。
「把眼睛睜開吧!」
「飄零,妳...」睜眼看到的,是她的陽光般的笑容。
「明天見!」她很開朗的對我笑著,慢慢的走回醫院,突然回頭大聲的對我說:
「逸世,我喜歡上你了~~」說完,她轉身就快步地向著醫院跑去。

我回想剛才的一切....
我想從聽見她努力演奏的小提琴聲開始,我就已經喜歡上這女孩了,或許那也是我關心她的原因之一。
因為喜歡上她,所以對她的關心也比別人多一點。
希望她能健健康康,希望她能平平安安,最重要的是,希望能夠看到她最滿足的笑顏。
看著她離去的身影,我的心情也愉悅起來。
「為什麼我會這麼關心妳?希望能看到妳的笑容─或許那才是真正的....原因吧!」
我在心裡默默的說著,
「我也喜歡妳,飄零!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