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: 這篇的誕生就真的是最近了, 因為一個當兵而認識的推理小說迷的弟兄說: 剩下的役期我們來寫推理小說吧!
然後就開始寫了..這篇一定會完成的...一定,可能,也許,大概...吧!
*本小說下週起(大概會)於本人大兵手記同步連載中!!*←完全自以為名作家的口氣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十月,下午六點,天氣不算太灰,太陽剛沒入半個山頭。
一個穿著體面的男人,走進C市的小巷內,來到一片厚實的桃木門前,猶豫了一下,還是敲了敲門。
隔著厚實的木門雖然聽不出來,但門前的人還是隱約聽到了有人前來應門。
「咦?我想是誰呢?原來是黃警官!」應門的是個染著金髮,卻是東方面孔的男人。
「我也不想啊,蘭德!但..沒辦法!」黃警官雙手一攤,一副逼不得已的樣子。
「嗯...看來是有有趣的事情發生了!請進吧!」叫蘭德的男人側過身,讓黃警官進去,關上門。
「吃過飯沒有?黃警官!啊,可是你知道...我這兒...」
「我知道,除了咖啡,還是咖啡!免了,我吃過了才來的。」
「是嗎?那就好!那你要咖啡嗎?」
「黑咖啡,謝謝!和平常一樣!」
蘭德轉過身去,開始用著自己的咖啡機。
在這個時候,無論任何的事情發生,他的眼中都只有咖啡機。
就他的理論而言,一杯好咖啡最重要的...,不,應該說好咖啡是包含所有的過程。
就算材料不好,也可以用機器以及人的技術彌補過來,這是他的理論。
「那麼這次...是什麼樣的案子?有什麼特別難解的謎嗎?」蘭德邊說邊將咖啡端到黃警官面前。
「不..」黃警官接過蘭德遞來的咖啡,先喝了一口。
「你煮的黑咖啡完全不苦澀,真想跟你學學。」黃警官不由得讚嘆起來。
「小瑞,就別賣關子啦!快說吧!」
「臭小子,真沒禮貌!」小瑞心想,蘭德不過是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,仗著家裡有錢,
每天在家看推理小說和研究咖啡,要不是因為有求於他,他早就把他罵一個痛快了!
「其實兇手和犯案手法我都知道了..」
「去,那還來找我幹嘛?」蘭德原本期待的心情瞬間落空,對他來說,除了小說和咖啡,能引起他興趣的就只有謎案了。
「不,問題就卡在...第一,我沒有手法執行過的證據,至於第二點..」
「是什麼?」
「我認為是兇手的人從頭到尾保持沉默!」
「喔~這倒有意思。一般來說,不論是不是真兇,都會拼命的強調自己的清白才對!」
「是啊!所以我想...是不是我的推論有誤...想來聽聽...你的意見...」
「...」蘭德沒有回答,喝著自己加了五顆糖的咖啡─這是他的習慣,說是越多糖越能刺激腦部的思考。
「把事情說來聽聽吧!小瑞!」


事情是發生在一個星期前的早上,在離C市火車站不遠的公園裡,一個早起的婦人,在每次晨跑都會經過的空地上,發現了一具男性的屍體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