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是早上6點45分,地點則是離C市火車站不遠處的543公園。
十月的天氣不算太冷,但如果要照氣象局的說法,那這樣的氣溫就叫做"稍有寒意"。
也因此到了現場的黃警官,身上套了一件薄外套。
「關於死者..情況明瞭了嗎?」黃警官直接找了屬下過來,這是他一貫作風。
他認為自己只要專注於思考就夠了,其他搜證工作就交給屬下辦理。
「是的,死者年約二十五歲,從他身上的證件來看,應該是叫吳新意。」
「沒有應該這回事,去查清楚!」但他也對屬下相當嚴苛,所以私下部屬很害怕面對他。
「是,長..長官!」旁邊一個回話的部屬戰戰兢兢的說。
「那麼..還有呢?」
「屍體是在早上約5點30分被早起的婦人,在每次晨跑都會經過的空地上所發現。
死因應該是後腦遭鈍物重擊而死,但身上包含四肢有一些不明的擦傷痕跡。
死亡時間初步推斷是昨天晚上的十一點到十二點之間。
而稍加調查死者人際關係後得知,死者女友最近提出分手,因而造成雙方數度爭吵。
除此之外,死者並無與人結仇、結怨,是家人眼中的好孩子。」
「嗯..這麼說來,吳新意的女友嫌疑最大囉?」黃警官自顧自地說著。
"以有動機的人追兇",這是他的理論,事實上在他警官生涯中一直秉持這理論緝兇,從未失手。
「他女友住哪邊?」
「不遠,就在C市內。」
「那麼,就去找她談談吧!」
「可是,現場採證工作還沒完成..」
「你笨蛋啊!兩頭一起進行不更有效率?」部屬雖然敬佩他的能力,但實在是受不了他事事講求效率的要求,
而且麻煩的採證工作都要下屬去作,黃警官只要問問話就可以。
「是..」但礙於官階,部屬們都敢怒不敢言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「黃警官,你要我們查的三件事都查好了。
第一,末班火車確實是誤點了超過二十分鐘才到站;
第二,在C市火車站以及A市火車站裡,監視攝影機都有拍到吳新意的女朋友─也就是陳小潔搭上以及下末班車的畫面。
第三,根據我們探訪的結果,附近的鄰居在大約在晚間10點半左右都還有聽到爭吵的聲音,非常大聲而且持續,所以印象很深。」
「是嗎?所以她有不在場證明囉?」黃警官陷入了思考中,仔細回想陳小潔和他說過的每個細節。
她說,那天她回A市的老家,原本和父親在客廳裡看著電視,沒想到大概晚間10點吳新意又來搗亂,無可避免地又是一頓爭吵。後來她受不了,直接撥手機叫了計程車,上車坐到A市車站,坐了末班火車回C市的宿舍去了。
而當黃警官問起吳新意在她上計程車後的行動,
她說:「我爸爸拉著他不讓他開車追上我的計程車,所以我也不清楚。他這個人很難掌握,但我猜想...
也許他會猜得到我要回宿舍,因而瘋狂飆車,到我在C市宿舍等我也說不一定。」
A市的末班車是晚間11點05分發車的,區間車,到達C市時間預估是晚間11點37分。但是在當天─也就是吳新意被殺那天當晚─由於列車故障造成誤點了約25分鐘,也就是說到達C市的時間會超過晚上12點。而吳新意死亡時間推斷是昨天晚上的十一點到十二點之間,再加上黃警官要求下屬去查證的三點,就狀況證據來說,陳小潔是不可能犯案的.....


(作者外出留守,下週休刊一回!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