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小潔在A市的老家,是一間極其普通的平房。站在門外的黃警官敲了敲門。
「大老遠的跑來這裡,這次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啊...」黃警官轉頭對身旁的蘭德說。
「放心吧!事件能解決的,應該吧!」
「什麼應..」黃警官突然地閉口,有人來應門,鋁門緩緩開啟。
「又是你...還帶了人來!」應門的是位頭髮斑白,看來五十多歲的男性。
「抱歉,要再次確認一下證詞。」
「都已經說了這麼多次了...」
「如果可能的話,可以請令千金也一起下來嗎?我去宿舍找過,但聽她室友說她已經回來老家了!」
「唉...真是..到底還要折磨多久..」老伯口中唸唸有詞的說著,但仍轉過身去,上樓。
「打擾囉~」蘭德見老伯轉身後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進了門去,黃警官也隨後跟上。

蘭德在進門時偷偷問了身後的黃警官一句:「這位應該就是陳小潔的父親吧?」
「是啊!沒錯。怎麼了嗎?」
「沒有啊!我只是好奇而已。對了,你有偵訊過陳小潔吧?你有跟她提到你的推論嗎?」
「有啊!但是她也靜靜地保持沉默聽著,不承認也不否認。證據不足,只好放她走。」
「原來是這樣啊...」
過了一會兒,蘭德跟黃警官到了客廳,
陳小潔也剛下樓了客廳,看到黃警官擺上臭臉,但馬上就消失在臉上,取而代之的是勉強的笑容。
「黃警官,你還真是...兩位要喝什麼嗎?」陳小潔雖然很不情願,但恐怕她也知道這是沒辦法的吧!
「不用了..」
「請問有咖啡嗎?還有妳怎麼這麼說呢?我們今天來是要告訴兩位真相的!」
黃警官暗示地推了蘭德一下,但蘭德沒理會他。
「真相?你是說那個吳新意的死?」
「是的!」
「我...已經跟他沒關係了!為什麼還特地來找我呢?」陳小潔邊說邊走向廚房找著什麼。
「因為啊...啊!會痛耶,小瑞!」黃警官瞄了蘭德一眼。
「我們今天是想來跟你們確認一些事情。」
「真的是...最後一次嗎?」
「沒錯!」
「但願如此!來,給你!抱歉,我們家只有罐裝的咖啡!」陳小潔將手上的曼特寧遞給蘭德。
「沒關係,有就可以了!可以刺激我腦部的運作呢!」
「那麼...我們就開始吧!蘭德?」
「...」
「蘭德!」
「啊~~就算是罐裝的,咖啡還是咖啡啊!」
「你不是要問什麼?快點啦!」
「好啦!讓我喝完!」蘭德把剩餘的咖啡一口氣喝完!

「那麼,老伯,我想問你當天所目擊的情形。」
「這...我不是告訴過黃警官了?」
「我想再聽一次嘛!」
老伯狐疑地看看黃警官,他只對著老伯比了一下,希望他再說一次!
「好吧!我再說一次!
那天我本來和小潔在客廳裡看著電視,沒想到大概10點,那混蛋又來了...」
「那混蛋?又?」
「吳新意,自從和他提出分手後,他一直對我糾纏不清...」陳小潔說明。
「我了解了,請繼續。」
「小潔和他馬上又吵了起來。後來大概十點半吧,我把那混球駕著,叫小潔叫計程車到車站去,快回去C市,她那裡門口有門禁,應該就不會再被糾纏著才對。」
「然後呢?您的行動請說明一下。」
「我?我就駕著他,不讓他開車,不然就他的個性,一定會馬上狂飆追上去才對!」
「您怎麼知道他一定會狂飆追車呢?不過這不重要。請再針對後來對方的行動說得清楚一些。」
「好。我終究老了,他後來還是掙脫了我,坐上原本開來的跑車,追上去了!」
「追到哪裡?」
「我不知道...也許是我們這邊的車站吧!」
「但是..他是在C市車站被發現的!」
「那我就不知道了...」
「您不覺得奇怪嗎?瞧!這是你女兒筆錄的內容:『也許他會猜得到我要回宿舍,因而瘋狂飆車,到我在C市宿舍等我也說不一定。』也就是說,吳新意知道你女兒宿舍位置。照理來說,應該都會到宿舍等人才對吧?」
「我哪知道那傢伙在想什麼!」
「不,你一定知道!因為是你殺了他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