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黃警官!這是什麼意思?你帶這個乳臭未乾的小鬼來,就只是為了誣陷我?」
「這和黃警官無關,純粹是我個人的見解。」蘭德替黃警官解危。
「那你倒說說看,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?什麼叫我殺了他?」
「就是這個意思!」
「?!」
「老伯,我猜想那天的情況大概是這樣的:吳新意先是來到你家亂,你們爭吵的很激烈,在送走陳小潔之後,你和吳新意發生激烈口角,最後,你忍不住拿起身旁的棍子,一棒往他頭上敲下,沒想到卻殺了他!」
「你在胡說八道什麼...」
「嗯?」
「我是問你在胡說八道什麼?」老伯雖然生氣,但口氣卻緩和許多。
「這個嘛...先聽我說完再看我是不是胡說八道囉!總之,你在那之後,恐怕驚慌了一陣子吧?然而,你立刻想到了你女兒!」蘭德若有所思地望向陳小潔,又轉過頭來對老人說。
「如果吳新意的屍體在A市被發現,那麼他死亡時還在A市的你女兒,一定會成為最大嫌疑人!為了保護你的女兒,於是你暗下決心,絕不能讓屍體在A市被發現!」
蘭德停了下來,環顧四周。
出乎意料地,一片寂靜,連變成嫌疑人的老伯也沒多吭一聲。
「你是想要是在其它地方被發現屍體,那麼警方一定會想你女兒當時在火車上,所以絕不可能行兇。接下來就是地點的問題了,為什麼是C市?因為以吳新意的行動來說,在C市是最合理的。追到C市卻被殺害,而你女兒當時還在火車上,等於擁有了最完整的不在場證明。但你卻發現一個問題。」
「什麼問題?」黃警官問。
「交通工具!剛進來的時候我就發現到,恐怕老伯家並沒有汽車這類可以運送屍體的工具。另一方面就是時間,如果在你女兒到達C市後才在C市發現屍體,恐怕警方還是會懷疑到你女兒身上,當然,這點還有死亡時間做後盾,相較之下不是那麼重要。問題比較大的還是屍體的運送!於是,你看上了吳新意開來的跑車。」
「難道說...」黃警官
「沒錯!老伯,你就是把吳新意的屍體,搬進他跑車的後車箱,用他的跑車做用送屍體的動作!」
「笑話!」
「沒錯!我也原本以為是個笑話!直到到那台跑車被找到,並且在後車箱發現吳新意的毛屑,還有血跡!」
「蘭德!」黃警官很意外,因為這件事原本只是在前往陳小潔的老家中,蘭德隨意問上幾句,黃警官回答的。這是暫時還被封鎖的消息。
「沒關係的,黃警官,反正遲早要公佈的。」
「你是說...吳新意的車子被找到了?」陳小潔發出疑問,在這之前,警方公佈的消息都是沒找到吳新意的跑車。
「沒錯!而那車上...老伯,有你的指紋!」
「....」
「蘭德,你這...」黃警官顯得很激動。
「黃警官,沒關係的!」蘭德向黃警官示意,接著說下去。
「老伯,你把屍體用吳新意的跑車送到C市之後,就準備棄屍。在犯案後,車上會遺留太多證據,可惜的是你恐怕沒有辦法一一湮滅,所以才做棄車這決定。而之所以刻意把屍體放在一定會有人經過的公園空地,是希望屍體早點被發現吧?你希望你女兒能夠立刻擺脫嫌疑,在這個觀點上,你是個了不起的人。」
「哼!囉嗦一大堆,還不是沒有證據?」
「但是,陳先生,車上的指紋...」黃警官存疑。
「哼!我阻止他上車去追我女兒,推擠時多少會碰到車子吧?」
「這...」
「不只這樣喔....還有一樣你開過他跑車的證據。」
「?!」
「你在運送屍體過程中,一定死命的踩著油門吧?在這情況之下,我想,恐怕吳家已經收到了吧?」
「難道說是...」老伯脫口而出。
「不錯,就是超速照片。雖然可能照片上會照不清楚,但我相信照片經過處理,一定能夠清楚顯示,開著跑車的就是老伯你。」
「沒想到....終究還是...」
「不,不是這樣的!爸爸!」
「小潔,什麼都別說了!沒錯,是我把那混球幹掉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