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嗚呼!水啦!這樣就甩掉啦!」瑪莎難掩興奮。
「嗯...但是還是有兩台追著我們啊...」石頭回頭看著窗外,兩台警車依然窮追不捨,但這次兩台車並著。很顯然

,從前一次他們得到了教訓。
「可惡啊~~難道這次真的沒輒了嗎?」阿信吶喊著。
「停車吧!」
「?!」
「慢慢停下來吧!」"他"發出聲音。
「你在說什麼啊!我們好不容易...好不容易才到這一步的啊!」坐"他"身旁的怪獸激動地說著,他是最先支持阿

信行動的,當然不想在這個時候放棄。
冠佑看著後照鏡裡的"他",鏡裡的"他"竟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,突然間冠佑像是領悟到什麼一般,開始將車慢慢停

了下來。
「冠佑你在搞屁啊!真的把車停了下來!」瑪莎對冠佑把車停下來的行為非常不諒解。
「沒辦法啊!我們已經窮途末路了...」
「你這是...」
「夠了!瑪莎!」怪獸出手阻止抓住冠佑衣襟的瑪莎。
「冠佑說的沒錯!我們已經沒有辦法了...我...很感謝大家...陪我做過一個最美的夢...」阿信感激地說著。
「這不會是夢的...」冠佑以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著....
「你說什麼,冠佑?」異常敏感的石頭似乎聽到了冠佑的話。

前方的黃色計程車有緩緩停下來的跡象,可是警車不敢大意,等到確認車子確實停下之後,兩台警車才分做兩旁,

把計程車給包圍住。
「下車!把手舉高!」下車後的警官荷槍實彈,舉起手槍對著車門,絲毫不敢大意。
可是計程車依舊沒有動靜,這時候警方才發現車子沒有熄火,引擎轟隆轟隆作響。
「抓緊囉!」
「啊?」
「衝啊~~~」
車內冠佑大聲發號施令,油門猛催,一時間車外大燈亮起,一口氣地衝向隧道口!
警官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,再加上先前大燈的強光刺眼,在衝出的瞬間,下車的警官們站都站不穩,全

部跌坐在地上。
「混蛋!居然來這招!」
警官們立刻站了起來跳上車,對著駕駛說:「快!追上他們!」
駕駛油門一催,立刻衝了出去!

「哇靠!冠佑真有你的!」
「別吵!車子還是跟著呢!」冠佑難得處於主導地位!
「可是...至少拉開距離了...」石頭看著後方兩輛死命追趕的警車。
「所以接下來才是關鍵...」
「你說什麼?」所有人異口同聲─除了"他"!
「冠佑!前面是大轉彎耶!」瑪莎突然發現,但冠佑沒有理會他,絲毫沒有減速的意思!
「抓緊囉!」
在髮夾彎甩掉你們─冠佑心想!
「哇~~~~~」眾人知道冠佑是來真的!
「水溝蓋跑法~~~」冠佑大喊,計程車司機的經歷讓他駕駛技術是一等一的!
但水溝蓋跑法對他而言也僅限於是個傳說,聽一些老前輩說過而已。
他賭下去了!無論如何,都要完成這個夢想!
「哇~~~~」又是眾人的慘叫聲!所造成的扭力,幾乎無法負荷,所有人把能抓的東西抓得緊緊的。
「嘰~~~~」刺耳的煞車聲傳入耳裡─包含了不只一部車!
「哇嗚!」
「衝啊~~~」彎過來的黃色計程車持續向山下的大道直線奔馳。
警車沒有追上來。
「甩掉了!水啦!」瑪莎、怪獸擊掌慶賀著!
「哇~我成功啦~~我真的跑出水溝蓋跑法啦~~~」
眾人一臉狐疑的看著冠佑。
「咳..我也是第一次試試...」
「靠!你不曉得能不能成功!要是我們摔下去了怎麼辦~~」瑪莎作勢要掐冠佑脖子!
「好了啦!至少甩掉了!」怪獸勸阻。
「這樣的話...就能改變世界!」阿信暗自心想著。
「你...」開著車的冠佑瞄向後照鏡裡的"他"。
「是不是早就預料到會這樣才說停車的啊...約‧翰!」
「?!」所有人望向被稱為約翰的"他",他緩緩脫下連帽,臉上只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。
看著他,阿信不禁回想起一切行動的緣由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