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本來小潔跟他交往是一件好事,最先他不煙不酒的,待人又好,一開始小潔跟他交往我也不反對。
想不到...全變了樣!小潔跟他交往了才半年,他就露出了本性。
抽煙喝酒就算了,喝醉以後還跑來我家大亂!每次大鬧之後再來道歉,每次都說是真心悔改!
小潔心腸軟,每次都原諒了他....可是沒有一次是真的!
我勸小潔盡早離開他,小潔自己也知道他是個不能依靠的男人,於是聽我的勸離開了他。
想不到他變本加利,越來越過份。還動手打人,我就算了,居然連小潔都打!
那天也是一樣,大亂之後,我架住他讓小潔先離開。小潔離開後,他把我推倒在地,還口出穢言。
我走到他車旁想在他上車前勸阻他,他居然甩了車門打在我身上。
我忍無可忍,拿出放在門旁的棒球棍,在他開車門背對我的時候,用力朝他頭上打了下去....接下來...就跟這年輕人講的一樣。
我發現自己犯下大錯之後,最先想到的是小潔。我是一個已經踏入棺材半步的老人,小潔還年輕,萬一牽扯到小潔身上的話...」
「老伯。」
「嗯?」
「就算你不這樣做,我相信警方還是有辦法辨別真相─也就是找出真正的犯人,如果發現自己犯下大錯,該做的是自首,而不是掩蓋事實!」
「...」
「所以真相大白了~~差不多了吧!小瑞?」蘭德嘻皮笑臉的,彷彿剛才黃警官與老伯的對峙不存在似的。
「嗯...說得沒錯!我得通知局裡這個消息。」黃警官從上衣口袋拿出手機,播了通電話。

十分鐘後,隨著警車刺耳警笛聲到來,案件也告一段落。

把老伯送上車後,黃警官回頭,正巧看到蘭德推開門扉,緩緩向他走來。
「蘭德,雖然我不太服氣,但這次....是你贏了...」
「小瑞,真相只有一個!所以推理...沒有什麼勝負可言。」
「嗯...你說的也沒錯...」蘭德平時個性雖然讓黃警官討厭,但在揭開真相後所言,每每都讓黃警官信服。
「走吧!我請你吃個消夜!」
「不,我累了!我要先回家!」
「你會累?不是喝一堆咖啡嗎?」
「喝咖啡只是有助於我的思考方法之一...小瑞...」
「?」蘭德的語氣突然嚴肅起來。
「請你派員監視陳小潔!」
「什麼意思?兇手不是她父親嗎?蘭德!」
「這個嘛...總之拜託你了....我先走了!」蘭德沒把話說清楚,留下愣在原地的黃警官,一個人離開了。

第二天早上,陰雨棉棉的天氣彷彿訴說著這城市的悲哀。黃警官撐著黑傘,再度緩步走到厚重的桃木門前。
這次他沒有猶豫,大力的敲了敲門。
過了一會兒,門緩緩開啟。
「誰啊...原來是小瑞啊..」一頭亂髮的蘭德,看來是剛睡醒。
「蘭德,都幾點了還睡?你不是比我還早回來休息嗎?」
「這個嘛...我昨天回來忍不住嘴饞又弄了一杯咖啡,喝一喝,稍微看一下小說,莫名其妙就快三點了...」蘭德抓了抓頭。
「真是..」這小子到底還是仗著家裡有錢有勢就懶散度日。
「倒是小瑞你有什麼事啊?這麼早就來了?」
「進去再說吧!」
蘭德敞開大門,讓黃警官進去。

「小瑞你要咖啡嗎?」
「今天不要了!」
「這樣啊...」
蘭德並沒有去碰他的咖啡機,而是面向黃警官,直接對著沙發坐了下來。
「蘭德....」
「嗯?」
「你昨天為什麼要說謊?」
「嗯....你是指"指紋"跟"照片"的事情吧?」
「對!」
「那沒辦法吧?因為沒有證據,而且老伯態度很明顯的緩和下來,只能用氣勢壓過去了!」
「話不是這樣說!辦案是講求證據的!雖然你迫使了老伯認罪了,但方法的正當性...」
「有什麼關係?反正除了照片之外,車上肯定有老伯的指紋這點是不會錯的,還是你已經找人驗過了?」
「我驗證過了是沒錯,但是..」
「這就ok了啊,小瑞!這件事就到這裡為止吧!小瑞,你應該有其他的事情要跟我說吧?」
「你預料到了嗎?」
「嗯...一點點吧!」
「我就直接了當的說了吧!法醫的詳細報告出來了!吳新意是後腦遭鈍物重擊而死沒錯,但是....
他的後腦勺上,有兩處遭鈍物重擊的痕跡!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