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是什麼意思?蘭德。」
「我想老伯在陳小潔給予吳新意致命一擊的時候,也在現場,不,正確來說應該只是目擊到這一幕罷了!」
「可是...這...他們不是在棄屍時而互相看到對方的嗎?」
「是啊!這是一種可能性...但是,黃警官,我們來想想,假如他們倆只在棄屍時這個時間點直擊到彼此的存在,那麼,老伯應該沒有理由阻止陳小潔在自己自白時的插話吧?」
「但是...也有可能他只是想阻止自己女兒為自己辯白吧?」
「這也是一種可能性,只是在那種狀況下,已經沒有為老伯辯白的空間了吧。但實際上,如同我之前所說的,這一切僅止於我的猜測而已。老伯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回到現場,卻目擊了自己女兒行兇這一幕。這一次吳新意是真的死了!陳小潔應該是嚇得馬上逃離了現場吧!而從旁目擊到一切的老伯應該也覺得難以置信...他同時也注意到了遺留在現場的兇器─可能是木棍或其它的鈍物。畢竟是臨時起意,陳小潔一定在木棍上留下了指紋,為了女兒下半生的幸福,老伯撿起木棍,開車離開現場。」
「可是吳新意的跑車上,並沒有發現類似的跡證啊!」
「那是理所當然的吧!畢竟那是他女兒殺人的證據啊!木棍或什麼的鈍器,很容易處理掉吧!我想可能是找了什麼河川或溪流丟棄了吧!」
「原來...是這樣嗎...」
「不知道。只剩老伯是唯一的關鍵人,但我想...他應該什麼都不會說吧!」
「我還是得找陳小潔父親問個清楚。」
「都行。總之我已經把我所知、所猜測的全都告訴你了!接下來要怎麼做,都與我無關了...」
「與你無關?混帳,你要是能早點說的話...」黃警官憤怒地抓起蘭德的衣襟。
「對不起...我所能做的彌補,就只有這樣的道歉了....抱歉..」
蘭德別過頭去,表情是黃警官第一次看到的無奈。
「哼!短時間內我不會再來找你了!」黃警官鬆開手。
「你這種態度,再找你來協助案件,只會增加死者而已!我要回去了!」
黃警官收拾起來,走向門邊,重重地關上門離開!

屋內只剩蘭德一人,他靜靜地坐著,眼神只是放空地望著前方無人的沙發...
口中喃喃地唸著:
「偵探能做的就只是這樣嗎...如果我能早點說明,就算猜測錯了又如何...但是...已經來不及了...」
他回想起陳小潔遺書的內容:

請放了我的父親,他是無辜的!
吳新意是我殺的!
他不斷打擾我的生活,所以我殺了他!
明明一切曾經如此美好,明明我曾經深愛著他,
如果一切可以重來,如果能夠時光倒流,如果...能回到過去的話...我...

遺書到了這裡就嘎然而止,
蘭德在想,陳小潔原本還要說些什麼呢?
如果時光真能倒流,她會怎麼做呢?而他自己又會怎麼做呢?
他閉上眼睛,深深地陷入沙發之中。

~全文完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ankid 的頭像
conankid

conankid的啥米碗糕

conank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